重上天生院

  • 海运 2020年1月09日

    欲将心事问苍穹,

    须至高崖深谷中。

    灵塔勋屋皆故旧,

    岩泉龛座若神工。

    雪封尘步云门闭,

    月落霜天山寺空。

    颍水首薇真味久,

    短歌长叹寄清风。

    原本计划的路线是三合庄-喀嚓古道-棵杈山-南沿头-北沿头-天井-王老铺。由于公交信息的变化,改为六渡-北港沟-百丈崖-苏梯-天生院-千北沟-喀嚓古道-三合庄的反穿。又因为实际困难,行程滞缓,从千北沟直接出了千河口。

    早5点48分赶到广安门内,@山桃木 @胡林 已经到了,5点55分首班917路开过来了,去大韩继赶集和卖货的人一如既往得多。6点左右到六里桥东,@受伤小蛇 挤上来了,坐到了最后一个空座。7点37分,车到石窝,再次验证了2019年冬天以来917路不复往年神速、不太可能赶不上大石窝7点半发的车的情况,也难以由此搭乘房45路、F17路等进山车辆。

    7点50分,到张坊客运站,很快@西山小小 也乘房12路抵达,一起坐上8点张坊至十渡的917区间车,近8点20分到六渡,现在917全程都控速了。8点26分,天桥十渡直达车进站,大部人已到齐,@荒野行牛 等还要比较久。我知他从马驹桥到通州、从通州到六里桥、从六里桥再过来不容易,遂决定先到的人作为前队先行,我再等一会儿。


    9点半左右,@荒野行牛 和@乐恒 到了。行牛今天生病了,虽在寒气逼人的北港沟,隐隐可以看到他额头上渗出的汗珠。

    京郊山区有多处北港沟,我经过的门头沟板桥北港沟、将军坨北港沟与此地相似,都是从北向南的沟,从下游村庄的方位称,这里是北,因此并没有南港沟的对称。唯独水峪东大尖通千军台村的沟,从南向北,位于村庄的南方,且同时有北港沟、南港沟对称。

    我们沿既定路线前进,山里的雪积的比较厚了。很快到了阿混柿林,这里的柿子树虽然年岁日深,但生命力旺盛,果实个大饱满,僻藏野山,少人问津,一如老阿混。


    临近左拐处,听到前队的声音。他们为了等我们,在柿子林逗留,品尝了冻柿子。我也有幸尝到一个,像是吃又像是喝,像是冷饮又像是冰沙,含在嘴里,待凉气融尽、味蕾复苏,浓浓的甘甜涌上舌尖,沁入心脾。

    从沟中左转上山,这条薛定谔的小路变得扑朔迷离。想当日,冒着大雪,我们很容易找的路(参见《经略拒马河(一纵):六渡-北港沟-三清洞-槐疙瘩-六石路-三渡》),今天却时隐时现。我依稀记得是先沿坡斜上,然后切过一条小沟,从梁鼻子上脊,走一段后,转到右边的横切路,从大壶的顶部附近通过……今天试探了多次,才渐入正途,可能是左转早了一点(回来后,翻看本次轨迹、前次轨迹和规划轨迹,竟然发现拟合度很好,或许就是走的人少,路荒了吧)。


    回到沟中上升时,队伍渐渐拉开了距离。山桃木、小蛇、@莫莫莫 在前面,小小陪着行牛、乐恒在后面,而时间比我规划的晚了很多。一次活动的进程,当然要靠自我奋斗,但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。于是,我提议分队:山桃木、小蛇带队去天生院,小小没到过天生院,也去,我陪行牛、乐恒到三清洞、黄老洞、蝙蝠洞看看,并约定13点半是千北沟的关门时间,超过这个时间就不要去喀嚓古道,直接出千河口。

    很快,小蛇和莫姑娘开动马力,双骑绝尘而去。我和山桃木等都在中间,等着正式分队,明确每个人的路线。我站上突出的岩石向下呼唤,可是行牛表示能够坚持下来,小小表示让我们先行。


    接近百丈崖的时候已经12点,很快到了五岔口铁丝网处。我急于找块向阳处午餐,没看轨迹,错过了去松林的路。午餐后继续前行,山桃木不慎趟了野猪套子,这些装置还是初次在十渡地区见到,不知是否意味着某种趋势。


    来到山的南侧、天院沟的尽头,远远地望向天生院。这片区域四面悬崖,天院沟的豁口也尽是大壶连着小壶,通往天生院的小路却挂在山腰,格外显眼。

    从这里前行下垭口有向东横切的路去天生院,也可以先向东横切,与松林过来的路汇合,然后下苏梯,去天生院。我们先横切,路越走越野,由于这里明显比去天生院的路高出一个海拔单位,遂强行下降找到下层的路,再向下降到通天生院的小路却绝不可能,只好向着山脊断裂处继续横切。


    路向北转后很快就到了下苏梯的路眼。房山多有这种崖壁直降路,苏梯精妙的地方却是天然一株小树,成了锚定光滑崖壁的支点。在没有导航仅凭地图、没有前人记录只靠老乡指路的年代里,要怎样偏执中二的探索精神,才能发现这些上下峭壁的小路啊。


    没有看到楔形文字,沙漠绿洲的苏美尔人不会想着爬悬崖。没有看到毛笔字,把作品写在石头上,名字比荒山更低调。只有码得更加规整的石阶,和着微风薄云,涤净心底的杂念。前贤有云:上天生院,是不能心存杂念的。说的就是苏梯路吧。


    降落到下层小路上,游走于崖嶂之间,转角遇到天生院,看起来一切还是老样子,灵塔穆立,古碑仆地,茅屋依旧,甘冽的泉井里似乎仍然叮咚作响,黝黑的灶台边似乎仍然烟熏火燎,狭窄的土炕上似乎仍然燥气蒸腾。


    石碑被翻作背面朝上,我们没有看到正面质朴的碑文,也说不清是风雨的侵蚀作用大,还是土壤的腐蚀作用大,碑上的文字能传留到何年何月。

    不久,行牛和乐恒也赶到了。小小、胡林、行牛、乐恒,再加上捷足先登、自学成才的小蛇和莫莫莫,今天共6人晋升院士,是近年来院士群体最大一次增选。


    时近15点,我们开始下降。今天路感实在不好,印象中的路又模糊起来,最后从石头上下来,也不是上次从沟进山的路(参见《(经略拒马河)天造地设天生院福地 水盼山期水墨画云山》)。按照惯例,下降阶段通常是山桃木或小小冲在前面,带大家起飞,今天都在后面照顾同伴,我这也是赶鸭子硬上架。

    16点10分,下到天院沟底,距离估算的有较大把握赶上末班车的时间17点30分还有80分钟,沟底路还有8公里+,于是转换成天院沟转千北沟的沟底暴走模式。渐渐的,在大石头间跳跃,变成在碎石滩上踯行,近村时终于上了水泥路。峡谷的风景还是不错的,可是我来过多次,一心赶路,无意观览。这里也在开发景区,以后会来的越来越少吧。

    17点半左右陆续赶到千河口时,天已经黑了下来。17点43分,F17路明亮的车灯从山脚转过来了。

    附件:

    房山活动盘点及明春重点计划

    春节很快要到了。近两年每年冬春季节都把活动重点放在房山地区。岁末年初,有必要梳理一下活动进展情况,对即将来临的春天活动做好计划。

    一、总体区域划分

    根据地理、交通等条件,将房山山区粗分为:十渡地区、棺材山地区、猫耳山地区、大石河南岸、大石河北岸和蒲洼地区。

    十渡地区主要以917路为主出行,辅以房16、F17、F67,区域覆盖东至一渡,西至十八渡,南至拒马河南岸山区,北至椅子圈、卧洼山、平峪北岭、百灵鞍、青径山(猴山)、栗园厂、王老铺、榆树窑一线。

    棺材山地区主要以房32路、房15路、房20路为主出行,辅以云居寺、张坊附近的公交,区域覆盖西至十渡东界,东至红新路,南至战备路,北至108国道红煤厂至四合段。

    猫耳山地区公交较多,主要覆盖108国道红煤长以东段南侧、红新路以东地区。

    大石河南岸主要以房20路为主出行,分六石路至红井路的东部和红井路至西太平的西部。

    蒲洼地区主要以房19路为主出行,覆盖108国道以南、涞宝路以西,十渡地区北界以北的地区。

    大石河北岸还需再细分。

    二、目前已完成和未完成活动

    (一)十渡地区

    南岸已完成一渡至九渡、五渡至七渡、一渡、三渡的多次活动,暂时搁置十三渡至十七渡(三棱坨、星星坨、刘财坨)、十一渡至九渡(笔架山)的计划。

    北岸已完成二渡(喀嚓古道)、二渡至六渡(天生院)、六渡(三清洞、槐疙瘩)、六渡至十渡(蝙蝠山、象鼻山、青径山)、十渡(霍家坨、讲经坨、松树坨)、十四渡至十五渡、十六渡等活动,未完成十四渡(椅子圈、卧洼山、平峪北岭)、二渡(天井)等计划。

    (二)大石河南岸

    已完成庄户台至栗园厂(白业角岭、十八盘)、彩虹洞活动,未完成大地港沟至西太平计划,暂时搁置梨树沟至王老铺(南大坨)、堂上至石门窑计划。

    (三)蒲洼地区

    计划需根据前面的活动验证的结果设定,预计有花台至蒲洼、大安岭至富合等。

    (四)猫耳山地区

    已完成猫耳山山脊活动,暂时搁置其他计划。

    (五)棺材山地区

    已完成红螺三险、南梯至庄户(普乐头、笛草)、涞沥水至圣水峪(大断崖、青银沟、老龙湾)、涞沥水至五指峰(玉虚宫、冰壶沟)、三流水至泗马沟(青峰岭、冰壶沟)等活动,未完成小棺材山至怪石山计划,暂时搁置大洼尖、白云坨等计划。

    (六)大石河北岸

    优先考虑三角城、青杠尖等计划。

    三、今春重点计划

    预计2-4月,去掉清明期间,可活动5次:

    (一)议和南-椅子圈-卧洼山-挡路山-平峪北岭-卧龙黄花塌,把这一区域的精华串起来走,既可观迤逦的群山,也可览盘曲的拒马河,并为下一步蒲洼计划打下基础。

    (二)三合庄-喀嚓古道-棵杈山-南沿头-北沿头-天井-王老铺,本次未实现的计划。

    (三)龙门台-大地港沟-鸡冠崖-水湖子-瑶池-西太平,红井路以西的穿越,也是彩虹洞活动的延续。

    (四)三角城-青杠尖,房山活动热点区域。

    (五)小棺材山-怪石山,本来是今秋的计划,一推再推。

    具体行程还要仰看天气,俯察防火,频问交通,静候雪融。











  • 古来先贤追风去,而今吾辈山林间 ,昨夜十五明月皎,一觉天光北风寒。
    2020年1月10日
  • 海运
    @当 亚当是亚洲的当
    2020年1月10日
  • 独行叟
    险峰隐寺真风景,妙笔生花好文章
    2020年1月10日
  • 穿山癸
    @海运 也就是伏羲,走起路来当当当。
    2020年1月10日
  • 受伤小蛇
    决定分队以后,路迹逐渐明显,但我反复估算时间,以及未知的路况,想完成计划非常困难,不得不提速争取。快到五岔口喊知山桃木我们不停不等了,实际在松林平台还是吃饭等了15分钟,当时如果有人跟进,我们会再带一两个人去赶车。后来天生院我和莫莫莫是13点到的,她下山崴脚影响了速度,我也走的比较狼狈。从沟底算起,大部队想翻出去到三合庄,也得预留三小时才够。这次新人比较多,前后照应起来比较费事,海运辛苦了!
    2020年1月10日
  • 海运
    想给文中提到的两处报告加超链接,总是不成功
    2020年1月10日
  • 钟山
    行牛出走一次真不容易
    2020年1月10日
  • 京都水怪
    计划周密,变更妥当,成果圆满。
    2020年1月14日
249 浏览   16 回复
相关动态
  • 2 周前 荒野行牛 回复了话题
  • 2020年1月16日 海运 回复了话题
  • 2020年1月16日 老九 回复了话题
  • 2020年1月16日 海运 回复了话题
  • 2020年1月16日 海运 回复了话题
  •  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