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连举不常有,大好人今又来

  • 穿山癸 2020年1月16日

    去年的新年聚会没能参加,错过了许多精彩。

    今年沉香又张罗聚会了,好友开了会前出走课题,不能再错失机会。

    聚会那边先挂个号,并不急着报名出走,那么多空位呢。

    (真正的原因其实是,元旦出走还没结题。)

    眼看着14个名额满员了,却也不慌张,我另开一题就是。

    (当然了,开题前先把未结的账了了,虽然草草。)

    开题报告里公然招降纳叛:“严重热烈欢迎从那边叛逃过来做伴儿!”

    然而直到出走的头天晚上,只收到几个点赞,并没有走友报名。

    王连举没出现。

    好友微信我:“要每人,就过一块走来吧。”

    咱怎好意思过去呢,手指头捏出三个字:“没事儿”。

    终于,大好人来了。

    大好人是铁木辛哥,我的出走史前人物,一直未有机缘见面。

    ……

    香山煤厂街邮局门前,从来不缺少爬山装束的人头。

    离集合时间还差几分钟,两个人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。

    “铁木辛哥?”

    “癸哥。”

    6个字完成接头。

    握手,开拔。不是风驰电掣,也算大步流星。

    40分钟出头,已在挂甲塔下。

    “这么走,10点就到八大处了,”大好人说,“忒早。”

    “那咱就慢点儿,”我回应,“可以跟好友他们会合一起走,他们人多走得慢。”

    9.30到茶棚,联系上了好友他们,他们刚过虎头山。

    1.5公里后与好友大队合并,于大好人和我是前队变后队,折返陈家沟。

    陈家沟路口与好友队翠微顶分队会合,全体16人齐向八大处。

    为课题增加点儿强度系数,好友引领着走进了一条雪后还没人走过的荆棘蹊径。

    当然很快就并入正途了,八大处没得跑,进去的地方人道是五处半。

    …………

    11.00出头,我已在八大处公园门外。多数人去转了二处的塔,出来晚些。

    开题报告赠送的2公里徒步,谁都躲不掉的。

    然后,就是聚会了。

    精彩留我心。

  • 老九
    阅。
    2020年1月16日
  • 宇宙中心居凡圣,大王小王北边来,围桌岂是杯中酒,碎语不着深水潭。
    2020年1月16日
  • Soul
    别人去转塔,你倒好一路小跑出景区大门去抽烟。应该罚酒三杯
    2020年1月16日
  • 穿山癸
    @Soul 我佛慈悲。
    2020年1月16日
  • 沉香
    沉香又组织聚会了……这话看得我是百感交集,感觉自己是打不死的小强,哈哈~
    2020年1月16日
  • 用武之地
    大好人之名词解释版。大好人是我出走社专用名词,谓与开题人2人出行也。
    2020年1月16日
  • 阿燚
    我小学同学他爹好像叫王连举!
    2020年1月17日
  • 沈水香
    王连举名字好熟,感觉是古代才子佳人戏曲里后院被赠金者,百度一搜,居然和蒲志高位列一起?样板戏我也是知道几个的,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红灯记里还有个王连举呢?
    2020年1月19日
  • 荒野行牛
    2020年1月20日
205 浏览   12 回复
相关动态
微信公众号